南北

心乱不已
等爱上钩

青花瓷(一)

——请勿上升真人

——灵感来源于周杰伦《青花瓷》mv

——大约五章完结 完结后会再精修然后放出一发完整版 迟到的小千生贺 希望大家喜欢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王俊凯被带到易家之时,才十岁的年纪。

 

十岁的孩子已然是记事的年龄,王俊凯却在行了礼数之后便缄口不言,只沉默寡言地垂手立在堂下,瘦伶伶的身子仿佛能被一把拎起来似的,看着更是可怜。

 

带着王俊凯来到易家的罗平看着他这个光景,也只觉得心酸。他悄悄抬起袖子揩了揩泪,郑重地冲易老爷易夫人行了个大礼:“我这个侄子,就拜托二位照顾了。小凯是我姐姐姐夫唯一的独苗,死前千方百计托人传话于我,把他抚养长大。罗某知道易老爷易夫人是他父母生前至交,故此也放心把他交给二位。我姐姐的仇人我自会自己去寻,只求二位能好好待他,罗某再次谢过两位了!”说着便俯下身去行了大礼。

 

坐于上首的易夫人也红了眼眶,忙示意丫环扶着罗平起来。罗平曾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第一快刀,自是在早年间结下了不少仇人。江湖人都道第一快刀罗平,却鲜少有人知道他的姐姐在早年间便嫁去了京城,多年来一直和弟弟保持着联系。上月初五,罗平正打算收拾行囊去京城拜访许久未见的姐姐姐夫,半路上就传来了姐姐姐夫一家惨遭杀害的消息。只余一个独子王俊凯,因着父母遇害当天他正好外出上香而逃过一劫。罗平在听闻之后大恸,快马加鞭赶去京城,誓为姐姐一家报仇,只恨不得能提刀把仇人扒皮抽筋,挫骨扬灰。谁知他走访了半月有余,凶手竟没半点下落,罗平悲痛之余只能先将自己的侄儿王俊凯安顿好,毕竟这已是王家唯一的独苗,也是他从此在世为人的唯一牵挂。罗平本是个粗人,思来想去,易家夫妻二人和王靖轩夫妇本是至交好友,把王俊凯托付给他们,也是目前最好的打算了。

 

易老爷易夫人自然是满口答应。易夫人眼看着王俊凯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年纪,更是难过。王俊凯满月之时他们还特意去京城喝了满月酒,没想到再见时竟是如此情景。她温言嘱咐着王俊凯,只把这里当作自家一般,有什么需要的只管说,丫环小厮们有什么不好也尽管来告诉。


王俊凯低声谢过,又回首和舅舅道了别,便跟着丫环一路往厅外走去。易府里的丫环们是自幼和大少爷打闹惯了的,如今见又有一个漂亮伶俐的王少爷来府里长住,便也嬉笑着想逗逗这个看起来沉默寡言的小公子。领头的那个丫环看上去有点身份,头上别的发饰精巧繁复,就连身上的衣服花纹也比旁人的鲜艳几分。她冲四周伺候的丫环们使了个眼色,便笑着上来为王俊凯引路:“前几天就听我们老爷夫人念叨有位京城的公子要来我们府长住,没成想今天就到了。如此也好,王公子也能和我们大少爷做个伴儿,一起上咱们家里的学堂。二少爷还小,大少爷总嫌着和他玩不到一块儿去,又不愿意和我们这些丫头玩,幸好王少爷就来了。公子多久来的?可还喜欢长安?”名叫梅香的丫环是府里大总管的女儿,自是比常人多了几分身份,也多在老爷夫人前说得上话,自然是头一份儿地抢在前面巴结这新来的王少爷。絮絮了一路,梅香打量着王俊凯没有半点反应,只是嘴角挂着礼貌又不失疏离的笑,便也悻悻地住了口,心里暗自道这个王公子的性子和自家少爷完全不一样,以后伺候时可要多注意着点。

 

“哎哟,少爷,您慢点儿跑,可别摔了!”远处忽的传来一阵骚动,夹杂在丫环小子们大呼小叫的声音里,是一道清脆的男声:“我知道啦,你们别管我了,仔细老爷夫人叫你们!”声音的主人拐了个弯儿,很快乐地就直冲着王俊凯这里跑来。

 

王俊凯听着这对话,心中估摸着来人是易家的少爷,便也慢慢停下脚步,打算向易少爷问个好。易老爷和易夫人待自己虽好,毕竟是寄人篱下,以后的日子,怕是不能像在王氏宅邸般肆意悠闲了。

 

王俊凯犹自怔怔,易烊千玺已经像个炮弹般地一头扎了过来,堪堪在王俊凯面前才收住了脚。比他矮了整整一头的男孩身形还未长开,眉目间却已依稀可辨清秀的模样。男孩白净的面庞上不自觉地爬上几分红晕,双眼亮晶晶地盯着他看。

 

面前的男子虽然只大他一岁,却已是身量颀长,眉眼清俊,尤其是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端的是迷人又多情。只是男子面上却淡淡的,看不出什么表情,周身散发的的气息不似面上那般温柔,反倒为他平添一分沉静之感。九岁的易烊千玺在一瞬间莫名地感觉心跳加快,甚至有些微微地愣神。

 

很多年后,他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一见钟情。


而那时的他只是傻愣愣地抬头盯着面前的哥哥,平时神气活现的劲儿瞬间全没了。王俊凯微微垂下眼,不露痕迹地打量了下传闻中灵气动人的小少爷,略低下头施礼道:“王俊凯见过易少爷。”听着眼前的好看哥哥和自己打招呼,易烊千玺才算回过神来,一把甩开身边丫环紧紧牵着自己的手,极亲密地上前牵住王俊凯的衣袖,仰头开心地道:“王俊凯哥哥你总算来啦!我听爹娘念叨了好久,你可算是来了。我叫易烊千玺,你唤我千玺便好。刚来你可还习惯吗?我带你在府里走走吧,明天再带你出府逛街去,街上好玩的可多了!”他到底还是孩子心性,一时说的开心了便直接去拽王俊凯的手,想带他这就在府里转悠去。

 

王俊凯看着还未长大的小少爷,轻轻抽回手,低头致谢:“多谢易少爷了。只是我初来此地,车马劳顿多时,有些疲惫,恐不能相陪了。若易少爷有事唤我,直接打发小厮来寻我便可。我先回房休息了。”说完便也不顾小少爷瞬间失望的眼神,向后略退了几步便走了。他天性如此,本就不爱和人多说话,家里也没个兄弟姐妹,如今家里出了这事,他更是没心思敷衍一切人事,只想一人静静呆着。

 

只是他远远低估了易小少爷的缠人程度。

 

第二天开始,每天天还未亮,恐怕王俊凯院子里的小厮还没起,那边厢易烊千玺已经兴致勃勃地捧着不知道什么他刚得来的新鲜玩意儿来敲王俊凯院子的门,然后越过睡眼惺忪的小厮直奔王俊凯的卧房去闹他起床;王俊凯便只得拖着疲惫的身躯任命地起来陪易烊千玺在府里瞎转,从抓蚂蚁蝈蝈到喂鱼,再到把易夫人心爱的猫追的满院子跑。等再过几日,王俊凯也开始随着易烊千玺一同去家里的学堂,让他操心的事儿就更多。不是易烊千玺在课上调皮捣蛋惹着夫子发怒然后他在一旁跟着赔不是,就是在下了学堂后被小少爷扯着去逛街。仆人听从老爷夫人的话,不许小少爷买糖葫芦吃,小少爷转头就泪眼汪汪地来寻他哭诉。王俊凯拿粉雕玉琢的小少爷是一点办法没有,只能背着那些小厮,悄悄拿自己的钱买了拿给他,哄得小少爷破涕为笑才算愿意高高兴兴地跟着他回府。

 

日子一天天过得鸡飞狗跳,他倒也开始慢慢习惯。王家的记忆也不似从前般的,日日夜夜撕扯着他不得安眠。如今王俊凯一挨枕头就能睡着,虽说是被小少爷这一整日闹得疲累,但他能感受到,现在的他只觉得心安。梦里他的娘亲会开始对着他温柔微笑,不似一开始的绝望哭泣,为他担心流泪。当然,现在他的梦里还会时不时地多出一个易家小少爷,颐指气使地让小厮们给他去摘那朵玉兰,再小心翼翼地捧到他面前问王俊凯哥哥,这花儿好看吗。

 

他在梦里不自觉微笑。好看呢。伸手摸摸面前小孩儿的头。

 

 


评论(2)

热度(43)